欢迎您来到!

由于领导换届、乡镇撤并等原因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车贴 >
由于领导换届、乡镇撤并等原因
* 来源 :http://www.zbxxhx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1-01-11 20:30 * 浏览 :

中部某省一位乡镇干部表示,八项规定出台之前,没有具体的公务接待标准,乡镇也没有经费用于接待,所以往往暂时签单,后期再通过其他渠道偿还一些欠款。但是,由于领导换届、乡镇撤并等原因,有些欠账就成了“无头账”。

长期以来,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公款吃喝现象严重。不少乡镇干部抱怨:上级来检查要吃、同级来调研要吃、开会要吃、办活动更要吃,一周七天,几乎每天都要陪同吃喝,有时一顿饭还要赶两三个场子。

公务接待多了,“先签单后结账”的现象随之出现。然而,随着公款大吃大喝歪风得到有效遏制,一些餐饮企业生意下滑,甚至面临倒闭。于是,餐馆和政府原本“默契”的关系被打破,讨要政府吃喝白条债的事件接连出现。

在一些已经偿还吃喝白条欠款的地方,地方政府一般将欠款分解成单位欠账和干部个人欠账两部分。其中,一些只有干部个人签名且无法确认为公务接待的吃喝白条,由个人偿还。但对此,一些干部并不认同。

甘肃省和政县26个部门过去14年间拖欠一家饭店70万元。今年5月,该饭店通过网络曝光的办法讨债;湖北省阳新县金三湖宾馆5年间被10多个政府单位打白条吃垮,店主被迫求助媒体“讨债”。

河南襄城县王洛镇政府向当地一家猪蹄店打了70万元白条,事发后王洛镇归还了全部欠款。当地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欠款是由镇财政支付的。但70万元的吃喝欠款,是否应全部由财政埋单,镇财政又是如何筹得这笔资金,却未有明确回应。 (新华社)

河南省某镇一家饭店老板王全说,有一个村干部在我的饭店累计吃喝一万多元,“这些人,现在很多一屁股外债,都是原来吃喝打白条留下的。去年过年前,我去找他要钱,他说穷得连过年的钱都没有。60多岁的人一下就给我跪下了。我一看这样,一万多元钱也不要了。”王全说。

甘肃省和政县26个部门拖欠一家饭店70万元。该饭店通过网络曝光的办法讨债

湖北省阳新县金三湖宾馆被10多个政府单位打白条吃垮,店主求助媒体“讨债”

金三湖宾馆总计44.2万元的欠款中,应由12家村集体和4家镇直单位归还的有22.5万元,目前只还了10.5万元。当地一些村集体由于缺少经济收入,还款只好举新债。

大量的政府接待,让一些餐厅酒楼“火”了起来。一位在河南南部乡镇开餐馆20多年的老板对记者说,其饭店2009年的营业额大约30万元,其中政府接待就占到19万元。“店里的大包间永远都留着,镇长、书记几乎天天都得来,厨师对他们的口味都了如指掌”。

河南新乡市东方宾馆目前员工已经发不出工资,用挂条幅的形式讨饭钱

“镇村是吃喝白条多发区域。我们县里几乎每个乡镇都积压着一大堆白条,总额加起来估计有三四百万元。”陕西一位担任过乡镇领导的副县长说。

上一篇:在外界的不断挑刺中 下一篇:没有了